在眼前消失的小男孩

      我经历的这个事发生在2015年8月27日,是农历七月十五的前一天,也就是鬼节的前一天。

      那时候我在长春工作,我的工作比较特殊,类似于老师这类的职业,但是教的是那种应用于工作行业的。公司是属于计算机特训类型的,所以为了给更多家里没有电脑的学生提供学习的场地,通常在学生下课之后,晚上是有晚自习的。所以公司安排了一个值班表,让每晚有一个带班老师在岗,解决所有班级学员的学术问题,而值班的那个老师的下班时间就在晚上10.00。

      我家信佛多年,很忌讳鬼节出门这个事的,因为你也知道,所有老人都说鬼节晚上,只要天开始黑了就不要出门了,不然很容易撞邪。而我值班的日期还就恰巧被安排在了鬼节那天!

      我那个纠结啊,算好日期后我浑身都不自在,然后我就想解决的办法。那时候晚上值班的同事也有男同事,同事之间也可以临时有事串班什么的,但是我心里也明白,鬼节值班,跟谁换谁都不乐意!

      我磨蹭好几天都张不开那个口,后来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因为28号就是鬼节了,我在26号那天就跟我前一天的、也就是被安排在农历7月14日值班的那个男同事开了口,说了一下我的请求,我就是实话实说,一个是因为害怕,一个是家里犯忌讳。那个哥们也很敞亮,直接就点头说行,我挺不好意思的,回头就给他买了点好吃的,然后我第二天,也就是农历7月14日那天喜滋滋的就准备值班了。

      那天在九点半之前都挺太平的,巡班解决学生问题什么的都没问题,因为我们平时十点之前都要清场了,而各个班级的老师先前也都跟学生说过,让大家在走之前检查一下班级窗户关没关严,总电闸关没关,但是也有个别的班级,最后走的是女生的,不敢关灯之后走,然后,我就杯具了。

      我再9.55的时候去清场,发现基本所有班级都熄灯关闸关好窗子了,而就只有一个是亮的,还是最里面那间,我刚开始只是以为里面还有学生没走,这个也很正常,因为有些家里没电脑还好学的学生偶尔会留下多做十几分钟,我当时也没在意,可是进去了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那个班级也没有像平时一样走了就直接关灯,但那时我也以为里面可能还有学生,所以才会没关灯,我当时就这样想了一下,所以我也没太在意。

      我那时候已经把所有熄灯的教室都锁了门,背着包,听着耳机的音乐就去那个亮着灯的教室去做收尾工作了,也就是关灯,关窗,检查有没有没有关闭的电脑,关总闸,然后锁门走人。

      但是我进去了之后发现里面并没有学生,我关上灯后绕过第一排电脑桌去关完总闸的时候,回头时看到窗子有道缝,然后我就又走过去关了窗子,可我再关了窗子后一回头的时候,却看到门口有个人。

      因为我说了,我是听着音乐进教室的,所以我回头发现有人而没有听到脚步声也很正常,我回头发现有人刚想下意识的问:“是不是手机或者钥匙落下了”,这句话是本能,因为经常会有学生出现这种情况我也没在意。可我这句话还含在嘴里没说出来的时候,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融入了他背后的、斜对面那个教室的透明玻璃门内,然后消失了。 而我那句正含着、马上要说出口的话,却在我还没说出口时,我就顿时像被雷击了一样,从头麻酥酥的麻到脚指!

      那种战栗,我真是今生第一次经历啊!感觉超级清晰,能让我有那种想问出那句话本能反应的,说明我看到的绝对是个人,但是我话还没说出来他就堂而皇之的消失在了他身后一步之遥的玻璃门里。

      那个我第一反应是人的他,十六七岁的样子,白衬衫,一头差不多能挡住眼睛距离的蘑菇头,蘑菇头两侧的鬓角,是在耳朵之上的位置,头型看上去还挺新潮的,而且看上去也挺可爱的,裤子是黑色,但是因为第一排电脑桌的原因,我并没看清他的下半身,只隐约看到他下面是黑色的。

      我那时公司在七楼,那时候整个七楼就只有我自己了,外面的应急灯都是幽绿色,我们下班还要打卡,打卡机的光也是幽绿色的。而走廊里那天还没灯,但是我记得我进入教室之前还是亮的,而我出来时,只是觉得外面挺暗,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外面的灯光为什么这么暗,因为我进教室关完电闸之后,就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了,所以我就没留意外面走廊灯的变化,我是现在回想才突然想到!

      你能想象我得有多大胆子,从那个教室直接穿过小孩出现的位置出门的吗?因为那教室就一个出口,而他出现的位置就是在门口,我还得装作若无其事的出去,然后锁门,然后打卡,然后把钥匙放在主位后锁好总门,然后按电梯下楼=。= ,我锁了那个教室之后就给我老公打电话了,便跟他开玩笑边做完那些事,然后跟他打着电话坐电梯下楼,更神奇的是,平时进去就没信号的电梯,竟然我进去之后还能跟我老公继续保持通话,我也真是佛祖保佑啊=,= 但是那天晚上我老公夜班,我回去也不敢关灯睡觉,但是开灯我还睡不着,蒙着头睡吧还闷的上不来气,折腾到两点我无奈了,只能把电脑打开,找了个直播,听着人声睡着的。

      连续好几天晚上我都不敢睡觉,都是听直播睡着的,我老公那几天还都是夜班,最神奇的其实是7.14的第二天,那天我主管说今天放学就直接清场,晚上也不用值班了=。=,我欲哭无泪,但是我知道,我既然看到了,那这件事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结束,我就找了一位认识懂这方面的阿姨打电话问了一下 ,她说我看到的不是偶然,也不是眼花,我看到的是真得,而且已经跟着我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是这个楼里面的。

      她说是楼里面的,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因为我有个体质比我还特殊的学生,就在三楼上完厕所,出门时,明明没有东西,却明显感觉被人撞了一下,然后她连着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天天发烧,起疹子,足足折腾了一个月才安稳的开始上课,所以我确信了那个阿姨说这个楼不干净,而她说已经跟着我有一段时间了,我瞬间就想起了几个月前,还是我值班的那天,那天我老公来接我了,我们所有教室在分立在一个长廊的两侧,长廊中间位置是大厅和电梯,我那晚在十点的时候锁的是电梯左边这边的教室,因为这边的人先走光了,我老公帮我给右边的那些清场,但我在锁倒数第二个教室的时候 我听到我身后有人叹气,声音特别清楚, 我还鬼使神差的回头看了一眼 =。= ,我那时候也傻,我回头看个屁啊,明知道这边人都走光了,我看完之后还很逗比的感觉莫名喜感,我锁完门去右边找我老公汇合的时候,还跟他边笑边说呢 =。=我也是心大,但是阿姨跟我提起的时候我忘记了这件事具体发生的日期了,因为我本身就没把这个当回事,阿姨跟我说是两三个月之前的事,我推算了一下,根据那时候的天气 ,其实也就那时候, 后来请教那个阿姨如何送的,我老公和我公公帮我送的。

      我长这么大,自从上大学之前,我可是连过去亲人都没梦到过一次,自从去了长春体质才开始变得特殊的,在大学的时候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鬼压床,也第一次感觉害怕,我以前上初中高中晚自习都是自己回家的,我都不让父母来接,我心疼他们在外面等我冷什么的,我通常都尽量自己回家,但是我自从去了长春就开始怕黑,晚上上厕所也是硬着头皮去,我唯一梦到的过世亲人,也是在大学期间。其实说起来,我从未经历过灵异事件的过了十九年,八字上来说,已经是很硬的了,但是事后问过阿姨,阿姨说我八字其实并不强,但是我先前却那么安稳的度过这么久,后来我觉得,可能是我家三宝和我身边的仙家保护的功劳,再加上我一些祖上和自己的福缘,所以一直保护着我,但是我去了长春之后,可能作息的原因,导致身上阳气不足,所以才遇到了这些事。

      而我说的这件事,其实也是我目前唯一遭遇的灵异事件。是唯一我真实看到的。

      (添加编辑微信投稿交流:lingyindao)

    • 财经
    • 股票
    • 创业板
    • 投资理财
    • 主力
    • 独家
    • 新股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245条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