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名字叫”屁丫丫“

      有两三年吧由于各种原因我过的很糟糕,沾上了不良嗜好,和家人还有朋友的关系整的很不好,自己自暴自弃也开始脱离了正常人的生活,每天就想着咋样弄钱,一弄钱就赶着享受飘飘然然的时刻,清醒时自己也很痛恨这样的生活,但一想到那飘飘然然时的感觉,又觉得反正都这样了管它的呢,期望着能在幻想中死去,就这样日复一日过着不人不鬼的日子。

      一天正在享受时,听见电话铃响了,当时非常不愿意去接,但电话好像跟我别上了似的,一直在响,实在没办法接起来“喂”了一声,就听电话里有一女人的声音传来“帮帮忙给我家人带个话吧,我。。。。”,我问“谁啊,我认识你吗,”当时语气很不客气,那女的突然开始哭着说“不认识,但我只能打通你的电话,帮忙给我家人带几句话吧,求求你了,我只能打通你的电话了”,电话里那女人哭的非常伤心,我当时没吭声,那女的继续说“帮忙告诉我的家人,我在这挺好的,别为我担心,让哥哥姐姐照顾好爸爸妈妈”,这个女人在说的时候哭的非常伤心,我记得当时还问她自己怎么不打电话跟家人说或者让朋友转告呢,那女人告诉我她只能打通我的电话,也只有我能帮她,由于我当时急的继续享受随口答应了她,就挂断电话,但电话又响了,再接还是那女人说“我家住在某某小区某单元几号,别忘记你已经答应我了”,我说“行了,我答应了,你别再打了”,没等她再说什么就赶紧挂断电话直接关机了。

      当我清醒时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接了个电话说了些什么事,但也没多想,又开始那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天晚上,在半梦半醒时又接到那女人的电话,可这次她没哭只跟我说,已经答应的事就不要反悔,否则后果自负,我当时非常生气,觉得她咋老在这时间段骚扰我,就随口对她说这几天就会帮她把话带到的,女人告诉我明天就得去要么会来不及了,我问她为什么,这时她又哭着说,家人因为她,父亲在家卧床不起,母亲心脏病也时好时坏,哥哥姐姐也为她而伤心不已,可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我能帮助她了。我就问她,我又不认识她家人,她家人怎么会相信我呢?她便说了一些只有她家人知道的事,让我到时一说,她的家人就会相信,然后又叮嘱我一定要明天去,否则就来不及了,我再想问她原因时电话断了,那时我还晕乎乎的状态,不知是自己的幻想还是真实的,想着管它的呢到时再说吧。

      第二天我又去了取东西地方享受完往回去走时,猛地看见那女人说的家属院的门牌,天啊,咋在这呢,这是我每天取东西路过的一个家属院,记得有几次没地方,还用过家属院里办公楼的厕所,这时我心里开始发毛了(由于自己的原因),觉得那电话可能不是自己的幻觉,心里嘀咕着不由得走进家属区朝着女人告诉我的单元走去,那栋楼是个高层二十几层的,有5个单元,当我走到那单元时,又犹豫了,不知该怎么办,就蹲在楼下抽着烟,当时我的形象真不咋样,一看就不是啥好人,而且那一片治安环境也不咋样,路过的人还时不时看着我,不一会一个保安走过来问我是干什么的,是找人还是怎么的,说实话那时我还没有想好到底咋办呢,便随口说了个理由打发走保安,又抽了两根烟后当时自己还处于晕乎状态,就直接跟着一个人进了单元里,单元门是按码的,上电梯后到了女人家的那一层,我又在楼梯道抽了根烟犹豫着,然后咬了咬牙按响女人家的门铃,等了一会没人开门,我笑了笑想着幸亏没人也不用那么尴尬的了,我转身就去摁电梯按钮等着下楼,电梯上来时从电梯里出来了几个人,俩位老人男女,还有几个年轻的和俩小孩,当他们出来时,我愣在那也没进电梯,就看着他们开我刚才摁门铃的那户门,那户人家还好奇的看了看我,一女人(她姐)问我,是找谁还是?我记得自己吱唔着说了那女人的名字,他们一听也愣住了,问我和女人同学还是朋友,我含糊的说了同学,然后她家人让我进屋了,把我让到沙发上,看着我,一家人就这样看着我。

      不知是女人什么的男人(她哥)问了一句“你还不知道她的事?”我说不知道啊,但她让我给你们带几句话,当我说完这话后,就感觉她家人的脸色开始不对劲了,就好像见到鬼似的看着我,那时我真的开始害怕了,赶紧把女人让捎带的话跟他们家人一说,我便站起来准备往门口走,这时就见那男人(她哥)冲到我面前一拳打在我脸上,当时就觉得头蒙了眼泪鼻涕开始往出流,记得又挨了一拳后我赶紧蹲下身捂着脸,嘴里喊着“你咋随便打人呢,草我就是带个话,你TMD有病啊”,那男(她哥)的嘴里喊着什么还用脚准备踹我,幸亏有个小孩挡住了他,这时老头(她爸)喊了一下“别打了”,反正这时家里开始乱糟糟的,有女人的喊有小孩的哭还有其他人说着什么的,反正乱糟糟的,另个男人(她姐夫)和一女人(她嫂子)把她哥拉住,她姐和她妈把我拉了起来,让我又坐回沙发上,她哥草呼呼的盯着我嘴里骂着我,她爸和她妈都训斥着儿子,她姐还可以拿了纸让我擦下脸,这时我才知道鼻子被打流血了,当时气的我也没啥客气的厥她哥,大家安静下来,她妈让我说下情况,我鼻子里塞着纸瓮声的跟他们说了经过,她妈留着眼泪,她爸也哭着还有那几个成年人,就这样她的家人都沉闷着,我当时心里就嘀咕着怎么回事,只是带几句话而已,反应没这么大吧?

      这时女人的外甥女(5岁左右吧)开心的喊到“小姨还活着,小姨还活着,你们还骗我呢”,我一听这话就愣住了,我茫然的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我嘴里说着“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复读机似的翻来覆去说着这几个字,过了一会,还是她姐夫清醒的问了我情况,我就原原本本的跟说了,我又问她姐夫这女人什么时候去世的,她姐夫跟我一说,我头当时就蒙了,我隐约的想起这个家属院好像有个跳楼的女人,当时我还围观了的,听周围的人说,这女人好像得了忧郁症什么的,还挺年轻,病得了好长时间一直没看好,最后从她家跳楼自杀了的,我围观时尸体已经被人用东西盖住了,听说情况比较惨还血腥,当时楼下有几个人先看到的,当时还吐的一塌糊涂,记得事后跟别人说起这事,有人跟我说,自杀不是一般人能干的,那的需要多大的勇气,我当时听了那话还笑着说“求,我才不会跳楼,先整一个东西享受好,趁着自己晕乎时一针打下去,这样还没啥痛苦多好的”,我就坐在沙发上晕乎着回答着她家人的问题,我记得最后问她家人的问题是“你们当时怎么就相信我了”,她姐告诉我,女人有个外号“屁丫丫”外人从来不知道,那是女人小时候老放屁被家人嘲弄的起了这个外号,为这还跟家里人闹的不开心,等在上学后再没叫过,毕竟是个女孩,所以家里大人就不准许在叫了,但在家里人开玩笑时还叫,后来她家人又问什么我又回答什么,当时脑子还蒙蒙的,等我回到家时还蒙着,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为什么会找上我呢,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后来我跟朋友谝起这事,没人相信都觉得我肯定是抽晕了,幻想出来的事,但我清楚记得她家人告诉我,那天是她一周年,在她家门口碰到时,他们刚刚祭奠她回来,自从这以后我再没从那条路走过,宁可绕个弯也不想再路过那个家属院,也不想去求证这事,也再没接到“屁丫丫”的电话了。

      (添加编辑微信投稿交流:lingyindao)

    • 财经
    • 股票
    • 创业板
    • 投资理财
    • 主力
    • 独家
    • 新股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245条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