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璮之乱 李璮叛乱对元朝的影响有多大


        赢家娱乐网/讯 忽必烈一直重用汉人,只要你确有一技之长,他都积极任用。但是,无论谁若反叛他,他必将置你干死地,对汉人更是如此。


        在阿里不哥叛乱的后期,山东的汉族军阀李龊举起叛旗,公开反对元朝政权,忽必烈很快采取措施将叛乱平定。


    赢家娱乐网

        这个李璮,本是金末山东豪族李全之子,小字松寿。李全先投宋,后于1 2 2 7年降蒙古,被任命为山东淮南楚州行省(又称益都行省)大都督。1 2 3 1年,李全在攻打南宋属地扬州时,败死军中,李璮便袭父职而任益都行省大都督,拥兵自重。李璮是一个刚愎自用的武夫,并无多大才干,却不把北方的蒙古、南方的宋朝放在眼里,自己妄图称霸天下,可谓野心勃勃。

        1 2 5 9年,蒙哥去世,忽必烈夺得大汗的宝座。李璮的岳父王文统给他出主意。劝他将自己的亲生儿子李彦简送往开平作人质,以取得忽必烈的信任。在当时归降蒙古的汉将中,多有将自己的儿子送到京城做人质,表示自己永远归顺朝廷而决无反叛之心。忽必烈此时也正与阿里不哥展开激烈斗争,急需用人,因此,忽必烈很高兴,当即加封李璮为江淮大都督。

        王文统亲自将李彦简送进开平,忽必烈接见了他。这个王文统原本是山东益都的一个书生,后来投靠李璮府中,为他出谋画策,颇受李璮的器重,李璮又娶了文统之女,从此二人成为翁婿关系,十分亲密。王文统能言善辩,忽必烈与他一番交谈后,觉得此人聪明伶俐,是一难得人才。连有“廉孟子”之称的廉希宪以及饱读诗书的名儒刘秉忠也对王文统钦服不已,于是,忽必烈便留他在朝中做了平章政事。从此,翁婿二人,一个在朝,一个在野,里应外合,为后来制造叛乱打下了基础。

        李璮企图割据称雄的野心开始暴露出来,他一方面蓄谋反叛蒙古,一方面假装服从忽必烈的调遣,攻取南宋的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等四座城池,使忽必烈对他不存任何戒心。他积极加固益都城防,储存粮草,截留盐课。忽必烈多次欲在益都征兵,李璮却横加诡辩,说什么益都是南宋的航海要津,分散军队没有好处,实际上他是担心自己的军队力量受到削弱。时间一长,忽必烈便察觉到李璮有反叛之心。但是为了集中力量击败阿里不哥,所以他佯装不知,不仅不收拾李璮,反而给他加官晋爵,对他提出的要求也予以满足。有一次,李璮谎报军情,向忽必烈进言:“近来我们抓获了一名南宋奸细,经过审问,得知南宋在调集军队,准备攻打我们的涟水、许浦一带。臣立即派人赴敌处探听虚实,回报说那南宋奸细所供属实,如今南宋的战船已开赴射阳湖,直奔我益都,为保我主社稷江山,臣除激励将士严阵以待外,尚望加强城防,请我主诏示。”忽必烈虽明白李龊的险恶用心,但却不予戳穿,立刻批准了他的建议。这样一来,李璮骗来了不少城堑建筑费。过了一段时间,他又上一奏折,说由于城池加固,将士们作战勇敢,托我主爷的洪福,我们已将宋军打退。忽必烈立刻下诏,赐李璮金符十、银符五,作为对有功将士的犒劳。从此,李璮愈加猖狂,竟然逾权统领蒙古、汉军在边疆驻扎的军队,而且动辄上奏朝廷,请求增援兵力。

        忽必烈这时正在漠北征讨其弟阿“王文统,你知罪否?”


        王文统一听到这声震屋瓦的声音,吓得扑通跪下,“愚臣不知,望陛下明示。”


        “孤在征伐阿里不哥期间,你与你的女婿李璮,都干了什么勾当!”


        王文统知道事已败露,而仍巧言狡辩道:“李璮那小子,真不是人,他受陛下之恩如此深厚,却忘恩负义,妄图反叛。他派人下书一封,约臣下在京城之内与他配合起事,是我心生一计,给他回了书,说现在时机尚未成熟,暂时将他稳住。陛下刚刚得胜而归,愚臣正欲禀报详情,没想到陛下先问起来了。我对陛下的一片忠心,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李璮那小子若有篡逆之举,臣愿亲领军队,将他生擒活拿,然后千刀万剐。”


        忽必烈冷笑一声,说道:“你的这张嘴真够利的。来人,将李璮写的三封信呈上来!”


        话音刚落,内侍臣便将三封信呈交忽必烈。忽必烈将信摔至王文统面前,大声喝道:“你看这是什么!”这三封信都是李璮写给王文统的,大致内容是:小婿谨遵岳父大人之嘱,已准备就绪,请速定日期。王文统看见三封信后再也无言可辩,当时吓得缩成了一团。忽必烈又十分愤怒地说:


        “我将你在平民布衣之中选拔出来,并授以权柄,待你不薄,你却忘恩负义,助纣为虐。今不杀你,怎解我心头之恨!”


        忽必烈立即下令将王文统斩首,并诏告天下,兴兵讨伐李璮。李璮闻知岳父已死,便正式在山东举兵反叛,忽必烈召集群臣,商议对策。大臣姚枢说道:


        “臣以为李璮贼子分三步棋走:第一步,他从水路进军,攻打燕京,然后北据居庸关,以阻止我们的军队前进。第二步,他会与南宋联合,进可攻,退可守。第三步,占据济南,等候他事先联系好的准备共同反叛的地方势力。妄图扰乱天下。”


        忽必烈急着问道:“卿以为该如何对付李璮呢?”


        姚枢答道:“李璮狂妄自大,他以为与他共同反叛的人,都与他是一条心。殊不知里不哥,无暇应付李璮。王文统认为此乃天赐良机,便让在京城作人质的李彦简回到益都,向李璮通了信,让李璮迅速起兵反忽必烈。


        当时益都有一个蒙古的退休老臣王磬,平日闲居,常到李@营中聊天,两个人谈得很投机。有一次,在谈话时李璮把自己反叛的计划全部合盘托出,王磬不露声色,表面上还赞赏李璮的勇气,但是回家以后,立即骑一匹快马连夜进京向忽必烈汇报去了。一个蒙古族的老臣,岂能不倒向忽必烈!此时忽必烈讨伐阿里不哥,大获全胜,班师回朝。当他听了王磬的报告后,马上派人将王文统叫来,一见王文统,忽必烈满脸愠色,厉声质问道:那些人皆是不忠不义之徒,有便宜才占,无利可图就会弃他而去。李璮占据济南,犹如瓮中之鳖。我们马上发兵济南,将城围困,便可瓮中捉鳖。”


        忽必烈听罢喜不自胜,立刻下令发兵。

        此次平叛的主帅是宗王合必赤和丞相史天泽。果然不出姚枢所料,蒙古大军一到济南城,就将济南城紧紧包围,根本无人来救援李璮。尽管南宋政府封李璮为齐郡王(因为李璮在反叛开始,将涟海三城献于南宋,故而受封),但是在军事行动上根本不给予有力配合。李璮在进攻济南时,还曾传檄河北,希望得到华北地区汉族地方军阀的支持,而响应者却寥寥无几,正因如此,李璮的处境完全孤立。

        宗王合必赤见此情状,便要发动强攻。史天泽制止了他:“王爷,不可急躁!李璮虽困于城中,但他兵多将广,城内又有一定的积蓄,急攻恐为不妥!”“丞相认为如何是好呢?”合必赤问道。“依臣之见,先将他困在城中一两个月,截断城内与城外的交通,待他兵乏粮绝之时,发动总攻,定能一战成功!”合必赤点头允诺。


        却说李璮被困济南城中数月,粮秣告罄,军心离散,李璮这下着了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他被逼得无奈,多次命令部队向外突围,然而兵士已疲惫不堪,哪里能突得动!都先后被蒙古军打退。李璮绞尽脑汁,无济于事。

        李璮想尽千方百计突围,一次也未成功。看来只有死守待援了。但是,有谁能来拉他一把呢!时间一长,军粮已无一粒,他只好把士兵分到老百姓家里吃饭,再往后,连战马也被宰杀用来充饥。甚至有人吃人的,其状惨不忍睹。

        蒙古军又展开攻心战,每天在城下呐喊:“李璮贼子,赶快投降,负隅顽抗,死路一条。众将士受其蒙蔽,本无罪过,凡归降者,皇上一律开恩赦免。如今兵临城下,指日可破。我主宽仁,.不忍涂炭百姓,特一再晓谕,再莫犹豫不决,自取绝路!”

        这一招真是有效,不少胆大的士兵不顾危险地跳下城投降,蒙古兵盛情接待,让他们拿着干粮,到城下边吃边向城内的兵士劝降,这样一来,投降蒙古的人越来越多,李璮已成了孤家寡人,陷于四面楚歌之中。他感到大势已去,末日来临,一不做,二不休,先手持宝剑,来到后庭,一剑将自己的爱妾杀死。甚至不顾骨肉之情,将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劈胸刺死。然后独自来到大明湖边,驾一小舟向湖心划去,他想沉身湖底,了却残生。这时,蒙古兵乘船追来,李璮宝剑将船底劈开,湖水从船底漫了上来,小船开始向湖底沉去。李璮这时狂笑不止,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只见船沉着沉着,沉不下去了。原来天旱水浅,湖水尚不到一人深。蒙古军的船只已划来,将他活捉。

        蒙古军士兵把李龊五花大绑地提到合必赤帐前,史天泽说:“这个乱臣贼子祸国殃民,死有余辜。”他与合必赤发出命令,将李璮斩首示众。李璮叛乱终于被平定。古语说得好:“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李璮落得如此下场,正好应证了古语的正确。

        李璮、王文统都被斩首了,可是忽必烈总觉得他们的阴魂不散,从这时起,他对推荐过王文统的刘秉忠等人产生了深深的猜疑。忽必烈开始废除地方诸侯世袭制,收归汉人的将兵权。后来又引用色目人作为其统治的帮手,对汉人进行多方面的牵制。这些措施,对元朝中央集权政治的加强,蒙古、色目贵族与汉族官僚之间矛盾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更多有关历史资讯,请关注赢家财富网


    • 财经
    • 股票
    • 创业板
    • 投资理财
    • 主力
    • 独家
    • 新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