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贾宝玉对女人惊世骇俗的五大论断 只恨不是女儿身

      贾宝玉的叛逆性格的形成不是偶然的。一方面,以男子为中心的贵族社会是那样虚伪、丑恶、腐朽无能、庸陋可憎,使他因自己生为男子而感到终身遗憾。另一方面,那些围绕着他的丫鬟们深挚纯洁、自由不羁的品格感染着他,她们由于社会地位卑下所遭到的种种不幸也启发着他。在贾宝玉的直感生活里,她们和那些以世俗男性为主的居于中心统治地位的势力,在每一点上都形成鲜明的对比:尊重与玩弄,聪明与愚蠢,纯真与腐朽,洁净与污浊,天真与虚伪,善良与邪恶,美好与丑陋。

      与其说贾宝玉是个男人,还不如说他是个女人。刘姥姥二进大观园时说的那一段话,我总觉得十分的有意思。刘姥姥先到潇湘馆,参观完,张口就说,这是必定是哪位哥儿的书房了;后刘姥姥误闯怡红院,酒屁熏其屋之后,后悔不跌地说,这是哪个小姐的绣房,这样的精致,就像到了天宫一样。

      想想是不是有点意思呢?世事就是这样的颠倒。如此异样的审美观,真不知道贾宝玉与林黛玉彼此怎么就爱上了。或许是就是那两小无猜,心灵的高度契合吧。

      贾宝玉把自己的一切装饰得比女人还女人,其对女人苛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宝玉满篇的对女人的论断,都没有出这一点之左右。不过因为他自己像女人,他也是真心爱女人的。

      一、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清爽宜人,但她必须是处子,还要标致

      宝玉说,女人是水做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人便清爽,见了男子就觉混臭逼人。乍一看,宝玉把女人抬得多么的高——女人是纯洁清爽的象征。可是,殊不知,宝玉在这似乎仅仅指的只是漂亮女人,或曰,或多或少有林黛玉气质的女人。不知诸君是否还记得贾宝玉去袭人家的那一回,宝玉就只独独钟爱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而袭人家的另一位女亲戚,虽曰也是女人,可宝玉就是没把她记在心里,更没有因之而觉得心里清爽。这一切还不是那位穿红衣服的标致一点,袭人此回吃醋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了。可见宝玉喜欢女人,评价女人也是没有脱俗的色字当头。其真不愧警幻仙子给予其的“天下第一淫人”的名号。

      不过,宝玉在这方面也有一点好处——喜新不厌旧,他只是恨不得天下所有的标致女人都生活在他的身边,他要做天下所有漂亮女人的男闺蜜。

      二、女人最好甭嫁人,沾了男人味的女人比男人更该杀。

      但是,我们的赞扬也不要为时过早,宝玉的女人的钟爱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她们绝对不能嫁人,沾男人气。那样宝玉就会觉得这样的女人比男人更可杀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何种道理?或许是因为由此她们再不是女人外,更是多了一份市俗气。毕竟贾宝玉喜欢的是林黛玉一样,有着魏晋名士风骨一样的真性情的女子。

      一个女子真性情没了,只留下满眼的势力,也就必然正如宝玉所说,明明还是一颗光鲜的珠子,一下子就变成了死珠子,变成了鱼眼睛。不过大观园里的那些个父女妇女大致也是如此,这一点似乎也怪不得宝玉。

      三、女人的真心都应归属他那样的男人。

      贾宝玉对女人也是专制地,其希望天下女人都只真心为其一人。这或许是因为其觉得天下男子除他之外都混臭逼人,不值得托付吧。一听说袭人的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有人家,其内心立马就生出了无比惋惜之情。真是有点怪啊,女孩子还都不能嫁人了哈。

      这一点,还是龄官让其有所醒悟。龄官让其觉得,天下的其他男人也能够获得儿女的真心,似乎他们并不是那么混臭逼人;天下女人的泪也不会为其一人而流,也会埋葬其他的男人,各人只有各人的眼泪罢了。这一点似乎就要怪林黛玉了,是她给了宝玉如此的错觉。

      四、女儿是用来疼的,用来爱的,不是用来使唤的,她们永远是公主。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宝玉的心中,女人是用来疼的,是用来爱的。自古文学人物,恐怕宝玉才是对女人最为博爱的一位吧。大观园中那么多女子,他几乎是对谁都表示关心。在雨中对龄官的关心,聆听黛玉葬花词时的哭泣是其爱女人最为极致的表现。每一位女孩都是她的偶像,她也自觉地充当着每一位女孩的护花使者。

      五、“女人的真心”是最佳的殉葬品。

      其实宝玉最没有志气的话就是死啊活的,烟啊灰的。这样会着实让热爱生活的人扫兴。宝玉在每一次灾难之后都会生出如此的感悟。部位别的,主要是大观园里的那么多优秀女子都为之担心落泪。因之,宝玉总是感动得觉得自己死了也值了。像宝钗袭人等,听了自然别扭。因为,有着美好的一切,更应该珍惜才是。由此看,宝玉是不是很自私呢?


    • 财经
    • 股票
    • 创业板
    • 投资理财
    • 主力
    • 独家
    • 新股

    网友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245条评论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