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钱币:信用货币在西方世界的诞生

    来源: 澎湃新闻

      原标题:古罗马钱币:信用货币在西方世界的诞生

      古罗马钱币的起源:第一次布匿战争

      早期的罗马共和国并没有所谓的流通货币,罗马人与外界的贸易交流也甚为稀少。当时的意大利半岛多为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贵族雇佣仆人或者奴隶为自己种地,而平民则也自己拥有一份自耕的土地。这点上,罗马的早期社会十分类似于中国的自耕农。但与其不同的是,在罗马,只有罗马公民才有土地所属权。所有非罗马公民的自由民以及奴隶都不得不寻找一个庇护人来为自己提供经济来源。

      在这种农耕社会体系下,罗马并不需要与外界接触便可高枕无忧,自然没有必要铸造流通硬币。只有在大规模的买卖交易或者需要大量金钱储备的时候,罗马人才需要寻找【农产品(000061)股吧】交换的代替物。贵金属如铜矿,银矿,金矿在这时已经具备相当规模经济价值。早在罗马王治时期便有把贵金属熔铸为银条、铜条来作为流通货币进行交易的先例。

      这种经济体系并没有被罗马共和国早期在意大利半岛的扩张所影响。在萨莫奈战争与皮洛士战争中,虽然罗马共和国损失惨重,但是并没有伤及国力之本。凭借自己国家本来既有的财富以及盟友的军队,罗马共和国并没有在经济方面另辟新路,维持了之前的经济体系。不过这一切都被第一次布匿战争所打破。

      在公元前三世纪中叶,罗马共和国与迦太基因西西里岛的所属出现了分歧,导致罗马向迦太基宣战。迦太基在当时是地中海中最大的商贸帝国,其商贸基地遍布整个北非沿岸,伊比利亚半岛沿岸以及西西里岛。作为海上贸易的霸主,迦太基拥有者当时西方世界最强大的海军,仅迦太基城的港口便足以容纳两百艘百人战船。迦太基的海军大多由迦太基公民组成,海军是迦太基最引以为傲的职业军队。相比之下,迦太基的大部分陆军都由雇佣兵组成,对于通过商贸获取大量财富的迦太基而言,这些雇佣军昂贵的聘费只是九牛一毛。

      面对领土横跨欧非,商贸路线遍布整个地中海的迦太基,罗马显得单薄许多。罗马自古都是一个陆战国家,其军事发展以及领土扩张都基于陆地,至此为止,罗马都没有可以交战的海军。面对来势汹汹的迦太基海军,罗马共和国不得不抓紧时间制造船只训练水手。习惯陆战的罗马人发现意大利半岛上缺乏能够建筑船只的工匠,便只好从航海多年的希腊城邦处聘。不仅如此,这场超出意大利半岛的战争迫使罗马不得不向意大利半岛之外的地方寻求更多的资源。

      第一次布匿战争开始之后,罗马共和国迅速地意识到不能没有流通的货币来支持军事活动,毕竟战场不再是围绕着意大利陆地,而是整个西地中海。这便有了罗马共和国最初的钱币铸造体系。

      罗马共和国钱币体系(264-140 BCE)

      罗马共和国最初的钱币主要是由银币以及铜币两种贵金属铸造而成。至于为什么没有金币,其原因在于罗马人认为黄金是一种十分奢侈的贵金属。罗马的文化中是十分反对铺张浪费和炫耀财富的,早期的价值观中 “Frugalitas”(简朴)一条也尤为重要。所以罗马人也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货币远离铺张和奢侈。但这并不代表罗马共和国时期就从未铸造过金币,只是铸造的目的大多是纪念意义或者宗教性质。故此,金币在共和国中前期并不是一种常见的流通货币,而这个传统也持续直至凯撒征服高卢后,才开始大规模铸造金币。故此,在凯撒之前出土的共和国金币都是世所罕见。也正是因为罗马的货币系统之中缺乏金币的存在,银币便代替金币成为了整个货币的根基。

      此时罗马的货币尚未发展成后来帝国时期的信用货币,所以每个钱币的价值是由钱币本身的贵金属含量及其重量决定的。尽管如此,共和国早期的货币体系也为未来信用货币打下基础。相信观察过罗马硬币的人都不难发现,尽管所有的硬币都有一个“标准”的重量和大小,但是要做到每个硬币都一模一样着实有些困难。首先,工匠在雕刻模板的时候就不可能保证所有的模板都一模一样,这也就意味着硬币表层的贵金属含量会有细微的不同。其次当铸造师铸造硬币的时候,也难免会在敲打过程中出现敲歪的情况,这也就导致了不是所有的硬币大小都完全一模一样。不过尽管大小上会有不同,但是这些硬币的流通价值却并不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意味着人们已经对硬币有了基本的价值认可,可以忽略那些细微的重量差距。

      罗马的硬币自然不是地中海最早的硬币,早在古希腊时期,希腊的城邦便以雅典为首开始铸造属于自己的货币方便海上贸易。亚历山大大帝在征服自己的帝国时,更是把希腊标准的硬币推广到了整个中亚及地中海。罗马的硬币作为后来者,自然在一定程度上会向古希腊钱币的标准靠拢。银币作为罗马硬币中最主要的流通货币,其重量便以古希腊时期流通面最广的“Silver Drachma”(银砝码)来做标准。古希腊时期的一银砝码大概重4.3g,罗马人便以此来作为罗马银币 “Denarius”(第纳尔)的重量标准。

      

      亚历山大死后流通的希腊Silver Drachma银砝码。正面:赫尔克里斯面朝右,身披狮子皮。背面:宙斯坐在神坛上,手持权杖

      银币作为面值做大的硬币,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巨额交易的流通货币。但是对于小额度的交易,则是由面值更小的银币“Quinarius”(由于此词无中文翻译,笔者将其译为“奎纳里乌斯”,因其面值为第纳尔的一半)或者铜币来代替。铜币本身也分为很多种,不过大多用于小额度金钱交易。

      以下为罗马共和国在布匿战争时期(211 BCE)的钱币体系以及其与主要流通货币第纳尔的汇率:

      

      

      

      注1 :在古钱币学中,金属名称会取其拉丁语缩写来标注如AV=AVREVS=金,AR=ARGENTVM=银,AE=AES=铜

      注2:表格中的钱币名称大部分都没有中文的翻译,笔者不才,自己将其翻译

      以上的表格只是代表公元前211年左右的换算汇率。随着罗马共和国的不断扩张,通货膨胀的现象也不乏出现,共和国晚期时会对换算面值的汇率进行一次再调整。一些不再流通的面值会被淘汰,新的面值的硬币亦会随之出现。

      

      罗马布匿战争时期银币Victoriatus,维多利纳尔。正面:朱皮特侧脸。背面:胜利女神为战果加冕

      

      共和国中期时银币Denarius第纳尔。正面:罗马女神侧脸,背景上有个X的价值符号。背面:战车,背景上刻着NAT,意味着NATTA家族的议员授权铸造)

      

      共和国晚期的Quinarius奎纳里乌斯。正面:酒神侧脸。注:此时的奎纳里乌斯的设计已经改变,已不再是罗马女神为。背面:胜利女神坐在凳子上手持圆盘

      共和国晚期的钱币体系(140 BCE-27 BCE)

      共和国晚期对于罗马钱币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过渡期,很多之前的货币政策也在这个时间段开始出现变化与转折。

      这个时期的罗马共和国充斥着内忧外患,掌握兵权的议员们拥兵自重,用以军队为器谋取更高的荣耀。罗马共和国的政治体系以及经济系统终于被三百年来的不断扩张给慢慢拖垮。随着战事越来越多,共和国再也没有足够的储蓄来资助接连不断的军事行动。

      从公元前2世纪晚期的赫尔维提亚人入侵,到后来的意大利盟友造反,一场一场战争接踵而至。要罗马人以战败国的身份承认失败是不可能的,所以共和国也不惜一切代价想尽办法来解决这些内忧外患。不过多年的征战早已让意大利半岛的罗马人口快速减少,随着意大利盟友的造反,罗马共和国也逐渐意识到人力资源的匮乏。财政的赤字,人力上的稀缺变成了共和国的一声声丧钟。

      随着共和国元老院对政务的渐渐失控,养兵募资等问题就被交给了那些奉命出征的议员们处理。而由将军自己培养集资出的军队,自然会忠于将军而非元老院。正是从这时开始,共和国的中心从元老院开始转移到了军队。罗马共和国的钱币体系也为提供军资做出了一系列的改革。

      银币在此时已经渐渐失去了主导地位。随着共和国不断扩张,战争所消耗的财富也越来越多,单单靠银币已经不足以承担士兵的开销、军队的物资。多年的征战也让罗马共和国的银矿渐渐减少,开采的速度也渐渐跟进不上消耗的速度。不过此时的银矿还尚未到枯竭的程度,罗马的银矿的枯竭将在公元后三世纪前叶爆发。

      前文也提及过,共和国的钱币体系中,金币是一种极其奢侈的存在。罗马人为了不显得太铺张浪费,不愿意铸造金币。然而现在的共和国,唯有金币的价值才能解决共和国的燃眉之急。

      第一个开始为军资铸造金币的将军是苏拉。公元前88年到63年,罗马被卷入三场在小亚细亚的战争,后世称之为米特拉达梯战争。公元前88年,坐落在黑海沿岸的比提尼亚王国与本都王国的矛盾日渐加剧。身处地中海的商贸帝国罗兰岛共和国怕自己的利益受到威胁,于是向自己的庇护国罗马求援,希望可以让罗马来调解双方的矛盾。罗马在协和中故意偏袒比提尼亚王国导致了本都王国的不满。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开始对安纳托利亚居住的罗马人打击报复,这无疑惹怒了元老院,罗马共和国向本都宣战。这三场战争也以本都国王米特拉达梯的名字来命名。

      此时的罗马共和国看似强盛,但是刚刚经历了北方日耳曼人入侵以及意大利盟友造反的共和国财库已经渐渐空虚。一位名叫苏拉的将军被元老院委任成为这场战争的负责人,而苏拉所面临的问题,与马略抗击北部入侵者时一模一样。然不同与马略,苏拉对罗马共和国的货币系统作出了新的改革。他在为米特拉达梯战争募款中,从希腊,伊利里亚,以及安纳托利亚沿海搜刮了大量的黄金。由于缺乏银矿,苏拉便直接用黄金铸造金币付给士兵。也是从这时开始,金币开始流通进入了货币系统。而在苏拉之后,凯撒也在征伐高卢的途中获得了大量的黄金,为了奖赏军队,凯撒亦将这些黄金统统铸造成金币,大规模的金币在短短数十年的期间大量涌入罗马的市场。从退伍军人,到富可敌国的议员,大家都接受了这种曾经被奉为“奢侈品”的流通财富,金币也正式踏入了罗马货币的舞台。不过不可忘记的一点是,铸造这些金币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为罗马提供军事支持,所以对于军队而言,这些金币就是战争的果实,胜利的奖赏。

      也正是因为对将军和领导人的崇拜,罗马共和国晚期的货币开始出现设计上的多元化。其正反面不再是之前千篇一律的相同设计,反而采取了正面会在钱币的一周刻上某个将军或者执政官的名字,背面也开始出现了宣传的色彩。开始描绘各种共和国的事件,或者各种古罗马的神,背面的一周往往也会刻上各种神话传说。

      在金币与银币的汇率问题上,罗马人同样采用了相对简单的计算方法。凯撒时期金币与银币的换算汇率大约在20枚银币兑换一枚金币。

      以下为罗马共和国晚期的钱币体制极其兑换(140 BCE-44 BCE):

      

      注:面值小于阿司的钱币在换算上大径相同,笔者决定不将其容纳进表格,考虑到这些小面值货币本身就影响较低,可参照上一张表格

      随着共和国政府的扩张,其货币的信用值也越来越高,罗马钱币本身的重量也为了方便携带而渐渐降低。在马略时期便已经变成了信用货币。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一枚阿司在布匿战争时期的重量约一磅(磅在此文中为罗马计量单位,非今日的英式“磅”,罗马的一磅约328.9g)。如果一位罗马居民想要兑换一枚银币的话,也就意味着他要带将近三公斤的阿司去兑换,其不便可想而知。而与此同时,共和国的经济也在不断稳定,在已知铜币能按照10:1的汇率兑换银币的基础上,大家都对铜币本身的价值增加了信心,也就不会在乎其重量了。也因为如此,铜币的重量在不断的降低。屋大维时期的阿司铜币重量仅在12g左右,比布匿战争时期轻了约300倍。不过伴随铜币的减重,货币的面值以及其兑换率也作出了相应的调整。

      维多利纳尔出于种种原因,流通面值非常不广,其铸造消耗的银矿又很多,共和国政府选择将其彻底摘除出货币体系,节省出更多的银矿来铸造第纳尔和奎纳里乌斯等流通面广的货币,维多利纳尔至此正式退出了货币的历史舞台。

      从上面的表中也可以看出,随着罗马共和国的货币流通性越来越广,已不需要在钱币上刻出其货币面值。人们在这时已经可以轻易地从硬币的重量,大小来区分其面值。

      不过这种信用货币并不完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货币都基于信心。罗马信用货币的基础在于人们对于银币价值的肯定,正因为铜币可以稳定地兑换银币,人们才愿意接受更轻巧灵便的铜币。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罗马的银币失去了其价值,那么整个罗马货币体制都将土崩瓦解。

      

      罗马共和国晚期银币Denarius第纳尔。正面:Concordia女神侧脸。背面:议员Lucius Aemilius Paullus Lepidus 站在战果的旁边。Perseus和他的两个儿子被绑在身后。此时的罗马第纳尔已经初具宣传的色彩。这枚银币是由后三巨头雷必达的兄弟授权铸造的,其名字也被刻在银币的上面

      罗马帝国中前期的钱币体系(27 BCE - 198 BCE)

      后三巨头反目之后,屋大维成为了罗马共和国的最终赢家。面临着一个千疮百孔的经济政治制度,屋大维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其了不起的一点便是在不改变共和国原有制度的基础之上,缔造出名为“奥古斯都”的存在,为罗马帝国拉开了帷幕。

      在屋大维的这一系列改革中,必不可少的自然是货币改革。此时共和国的货币已经变得越来越难以换算。铜币的重量在不断减少,银币的重量也在渐渐变轻,从一开始的1第纳尔重4.3g,到屋大维时期,一枚第纳尔的重量约在3.9g左右。铜币的重量变化更是夸张,从323g到11g。伴随这些变化的,则是需要进一步对汇率进行调整。

      屋大维的经济改革主要有几点,第一是改革银币,将原本由银铸造的塞斯泰尔斯改为由铜铸造。因塞斯泰尔斯是银币中与阿司面值最为接近,屋大维对罗马的信用货币非常自信,他认为即便塞斯泰尔斯改为由铜铸造,依然不会改变其流通价值。虽说是改为铜造,但塞斯泰尔斯的铸造使用的是黄铜,也叫山铜。比起普通的铜币,山铜显得更加明亮,酷似黄金的外貌让其得称“黄铜”,这样也方便将阿司与塞斯泰尔斯区分开来。在这个基础之上,屋大维正式将凯撒时期银质奎纳里乌斯与第纳尔的兑换制定为官方货币政策,巩固罗马银币的基础。

      屋大维还将名为杜蓬第的货币的重量减轻至与阿司一致。但为了让杜蓬第与阿司保持一比二的兑换率,杜蓬第的正面皇帝头像上会出现一个皇冠。这样流通时,就不会讲杜蓬第误认为是阿司。伴随这杜蓬第的重量改革,其他货币的重量也随之进行了细微的调整。与此同时,低面值流通率低的硬币如“Sextans”(小六阿司), “Uncia”(恩西亚), “Semuncia”(塞恩西亚)以及Quartuncia “小四恩西亚”,开始停止发行。只保留“Quadrans”小四阿司来作为零钱使用。“Triens”(三恩斯)也由于换算起来十分不便而不再发行。

      屋大维经济改革的第二点便是将金币的铸造官方化,并且将其铸造权垄断在奥古斯都一人的手里。在往年共和国时期,钱币的铸造大部分都来自于元老院授权的市政官或者地方省长。屋大维定下规则,只有奥古斯都(直译为“被崇拜的人”,后世许多人将这一词翻译为“皇帝”)才有铸造金币和银币的权利。在这之前,铸造银币的行为并没有被制度化,而铸造金币更是发生没有多久,元老院还没来得及制定相关的政策。屋大维这一举动并不算打破制度,元老院们也只是敢怒不敢言。但为了不彻底激怒元老院,屋大维将铜币铸造的权利留给了元老院,这才平息了部分议员的反对之声。

      以下为屋大维时期的钱币体制及其兑换率(27 BCE – 193 BCE):

      

      

      

      在巩固了罗马硬币的兑换率与其重量及原料之后,屋大维将“硬币宣传”变成了官方政策。所谓“硬币宣传”就是将硬币的正面印上屋大维自己的人头,并且在正面的一周刻上其头衔,称号,或者任何屋大维本人想通过硬币传达的信息。背面则采取各式各样的设计,比如罗马的神庙,凤凰鸟,和平女神等,任何屋大维想要将自己与其宣传到一起的信息都会设计到硬币的背面。这些改革一方面帮助屋大维巩固自己在共和国内的地位,另一方面也将自己身为奥古斯都的信息传达到了罗马帝国的每个角落。所有人可以从屋大维的银币或者金币上得知他们的皇帝想要向人民表达的信息。

      自屋大维改革开始,罗马钱币的设计开始变得五花八门,数不胜数的图案,头衔,以及刻在钱币四周的信息大大的增加了罗马钱币学的历史研究价值以及收藏价值。

      

      四枚安东尼铸造的第纳尔。正面:罗马战船。反面:军团军旗,往往会刻上集团军的名字,如:第一军团,第二军团等。图中为第二军团,第五军团,第十四军团以及第二十军团

      

      屋大维时期铸造的As阿司,正面:屋大维侧脸。背面:SC的字样“Senatus Consulto”

      从共和国到帝国

      本文主要是为了对罗马共和国到帝国的钱币作出一个总论性的介绍,并没有涉猎太多关于史料方面的话题,不过从这些钱币兑换率和重量的变化以足矣还原一小部分当时罗马的经济情况。

      由于罗马钱币的重量十分不一致,即便是相同种类的钱币如第纳尔或阿司,其重量以及直径都各不相同。这不代表他们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只是当时的铸造技术有限,所有的钱币皆为工匠一枚一枚敲打出来的,在其重量和大小上就难免会出现不同。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在今天的拍卖市场上出现了两个相关信息完全一模一样,大小一样,刻痕一样的硬币,那么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两个是近现代仿造的假币。

      共和国时期到帝国中前期的罗马钱币象征着罗马经济的巅峰。银币有着近乎99%的含银量。前文也提及过,罗马的货币体系是以银币为基础的信用货币,所有铜币的价值都来源于其可以稳定兑换银币。因此,银币的高含银量可以侧面反映出罗马信用货币的稳定。然而这种稳定并不持久,随着帝国的慢慢发展,银矿也将渐渐被挖掘殆尽。流向外界的银币收不回来,国家政府又无法继续铸造高含银量的银币来维持流通,罗马银币的含银量会随之降低,最终将会毁掉帝国的经济。关于这一话题,笔者将在以后的文章中讨论。

      (注:文中的所有古罗马钱币皆为笔者自己的收藏)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的作品,均是转载自其他平台,本网赢家财富网 www.yjcf360.com 转载文章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传播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已得到证实。全部作品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赢家财富网的观点、看法及立场,文责作者自负。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我们收到通知后会在3个工作日内及时进行处理。

    2.本网站刊载的各类文章、广告、访问者在本网站发表的观点,以链接形式推荐的其他网站内容,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供用户参考使用或为学习交流的方便(本网有权删除)。所提供的数据仅供参考,使用者务请核实,风险自负。

    版权属于赢家财富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查看更多
    • 内参
    • 股票
    • 赢家观点
    • 娱乐

    涨停股揭秘:粤港澳大湾区异动 粤泰股份封涨停

    今日走势:粤泰股份(600393)今日强势封涨停板,该股近一年涨停6次。涨停原因揭秘:粤港澳大湾区异动。公司是广州老牌地产商,此前控股子公司粤泰金控与广证创投共同发...

    涨停股揭秘:跨境通:跨境电商 跨境通封涨停

    今日走势:跨境通(002640)今日强势封涨停板,该股近一年涨停2次。涨停原因揭秘:跨境电商龙头,公司自营服装站、自营电子站、eBay平台销售规模均为行业第一,已建立跨...

    沪指重回3200点 券商股强势领涨

    沪指开盘涨1.41%,深成指涨1.6%,创业板指涨1.53%。券商板块领涨,概念股集体飘红,东北证券高开逾6%,西南证券、国投资本涨逾4%。计算机、养鸡等概念领涨。平安证券指出...

    融创中国早盘涨幅达6.05% 股价创历史新高

    内房股15日早盘大涨,融创中国领涨,截至发稿时,股价报45.55港币,涨幅6.05%,创历史新高。总市值报2016.54亿港币。截至发稿时恒生指数报30233.09点,涨幅1.08%。此外,...

    早知道:2019年03月08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周四大盘高开震荡上涨0.14%,深市几大指数均小跌。券商和有色等板块涨幅居前,保险、黏胶、家电、医疗和银行等板块则领跌。边缘计+超高清视频+软件+全息等科技题材、次...

    早知道:2018年11月28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周三大盘高开震荡微跌,深市几大指数均小涨,创业板领涨。权重仅券商板块小涨,酿酒、地产和银行等较弱。科创、5G和锂电等领涨题材,福建本地、上海自贸和维生素等跌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