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合并条约背景 日韩合并条约签署过程

    来源: 互联网

      \

      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俄国被日本击败,俄国势力由此退出了朝鲜半岛,之后朝鲜半岛被日本彻底掌控。日本方面一直企图将朝鲜半岛并入自己的版图。1910年8月,在日本的胁迫下,大韩帝国和日本签署了《日韩合并条约》,大韩帝国彻底沦为日本殖民地。

        日韩合并条约背景

      日本和韩国是亚洲东部两个隔海相望的邻国,历史上纷争不断。到了近代,日本从1868年起实行“明治维新”,走上了资本主义国家的道路;而韩国尚处在朝鲜王朝的封建统治之下。那时的日本扩张欲望非常强烈,准备吞并朝鲜,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进军中国,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大陆政策”。因此在明治维新以后,“征韩论”甚嚣尘上。日本正式实施侵略朝鲜的计划是在1876年,日本以武力打开了朝鲜的国门,强迫朝鲜签订了《江华条约》。1894年—1895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战胜朝鲜的原宗主国清朝,驱逐了中国在朝鲜的势力,加紧控制朝鲜。1897年,朝鲜王朝改国号称“大韩帝国”,朝鲜从此改称韩国。而此时的日本则逐渐向帝国主义阶段过渡,对于将韩国变为其殖民地的要求也就更加强烈。1904年—1905年,日本在日俄战争中打败了沙皇俄国,又将俄国的势力赶出了朝鲜半岛,至此日本成为唯一支配韩国的外国势力,为其最终吞并韩国开辟了道路。

      日本在日俄战争爆发后不久,曾强迫大韩帝国政府于1904年2月23日与之签订《日韩议定书》,规定韩国协助日本对俄作战,将韩国拉进了日本阵营。同年8月22日,日本又强迫韩国签订《日韩新协约》(第一次日韩协约),将日本人以财政顾问和外交顾问的身份安插到韩国政府。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又于1905年11月17日胁迫韩国与其缔结《日韩保护协约》(第二次日韩协约,又称乙巳条约),剥夺了韩国的外交权,设置韩国统监府以控制韩国,伊藤博文出任第一任韩国统监,韩国由此沦为日本的保护国。1907年7月24日,日本和韩国又订立了《丁未七款条约》(第三次日韩协约),剥夺了韩国的司法权,解散了大韩帝国军。经过这短短三年间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的签订,大韩帝国已经名存实亡,沦为了日本事实上的殖民地,被日本吞并只是时间问题了。

      日本对韩国的吞并自然得到了其他资本主义列强的支持。当时日本和英国关系良好,双方达成“英日同盟”,因此英国对日本大力支持。美国表面上对韩国表示同情,实际上为日本张目,1905年7月29日,日本首相桂太郎与美国陆军部长塔夫脱交换秘密照会,美国和日本互相承认彼此对菲律宾和韩国的支配权。1905年9月5日,日本和俄国在美国的撮合下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俄国承认了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统治地位。1907年,大韩帝国皇帝高宗李熙派密使前赴荷兰海牙,准备利用第二届万国和平会议的机会呼吁列强支援韩国摆脱日本。但由于欧美列强早已承认日本对韩国的统治,拒绝韩国密使参加会议,同时日本也利用这一事件逼迫高宗皇帝退位,由皇太子李坧继位,是为韩国的末代皇帝——纯宗。“海牙密使事件”表明西方国家在韩国问题上已经彻底倒向日本。

      而在韩国内部,也有大批亲日派为虎作伥。在政府中以李完用、朴齐纯等人为首,他们被韩国人民骂为“乙巳五贼”、“丁未七贼”;而民间则是宋秉畯、李容九组建的“一进会”,积极推动日本对韩国的吞并。但更多的韩国人并不甘做日本人的奴隶,一批有民族气节的文武官员接连上疏请求诛杀卖国贼,闵泳焕、赵秉世等大臣为此自杀殉国。广大普通百姓更是拿起武器,组织义兵,反抗日本的侵略,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日义兵运动。义兵运动自1905年“乙巳保护条约”签订后展开,1907年日本解散韩国军队时达到高潮,几乎全国各地都爆发了义兵斗争。义兵一度在1908年2月围攻韩国首都汉城(今首尔),对日本的统治构成了巨大威胁。日本急忙从国内增援两个旅团,综合调动军、警、宪力量镇压义兵运动,并对韩国人民进行血腥的屠杀,据统监府显然是缩小的官方统计,仅从1907年7月到1908年底,就杀害了近15000名反抗日本的韩国人。到1909年下半年,义兵运动逐渐平息下去。镇压了韩国人民的反抗以后,以及在日本经过三十年的努力,成功排挤中俄、剥夺韩国一系列主权、得到列强承认和韩国亲日派支持的背景下,日本方面认为吞并韩国的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正式将韩国变为殖民地。

       日韩合并条约签署过程

      前奏

      事实上,日本政界长期以来围绕朝鲜半岛问题存在较大分歧,一派是以山县有朋、寺内正毅为代表的“强硬派”(又称“武断派”),一派是以伊藤博文、井上馨为代表的“稳健派”(又称“文治派”),“强硬派”主张尽快吞并朝鲜半岛,而“稳健派”则对合并持慎重态度,比如伊藤博文主张应先对韩国进行“抚慰”,以获取他们的好感,进而不断增加日本的影响力,在时机成熟时再合并。伊藤任韩国统监时期的对韩政策遭到了日本“强硬派”、右翼组织黑龙会和韩国亲日组织一进会的猛烈抨击,主张立即合并的占了上风。1909年3月30日,日本外相小村寿太郎出台“韩国合并方针”,4月10日,该方针征得了伊藤博文的同意,1909年7月6日为日本内阁正式通过,决定“在适当时机断行对韩国的合并”。在日本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日韩合并、还没有对韩国下手的时候,1909年10月26日,日本的韩国前统监伊藤博文在中国哈尔滨被韩国青年安重根刺死。以安重根击毙伊藤博文为契机,合并论浮上水面,日本朝野开始大力鼓吹立即对韩国实施吞并。军政首脑山县有朋、大隈重信、寺内正毅等劝说桂太郎内阁立即吞并韩国,有的公开发表声明、谈话,敦促政府采取果断措施。“朝鲜问题同志会”、“偕乐园”等组织纷纷出笼,四处演说,鼓吹吞并韩国。至此日韩合并进入实质性阶段。

      1910年初,在日本第26届议会上,在野党议员组织“中央俱乐部”,向首相提出质询,要求追究“推动合并不力”的现任韩国统监曾祢荒助的责任,并呼吁从速合邦。而韩国方面,亲日组织“一进会”也发起了“合邦请愿运动”。一进会的头目宋秉畯具有深厚的日本背景,他的日本名字是野田平次郎。《日韩保护协约》签订后进入政府,历任农商工部大臣、内部大臣等职,与内阁总理大臣李完用素不睦,遂于1909年2月辞职出走日本。伊藤博文被刺的消息传来后,宋秉畯立即拜访了日本首相桂太郎,劝说日本趁机灭韩,并表示愿意动员一进会百万会员玉成此事。1909年12月2日,一进会成员崔永年和日本黑龙会派出的顾问武田范之起草了《日韩合并上疏》,准备呈给大韩帝国皇帝纯宗李坧。12月4日,一进会会长李容九亲自去韩国统监府递交《上统监府书》,同日,一进会的机关报《国民新闻》发表了《合邦声明书》,声称“一进会会长李容九等一百万会员,代表二千万臣民”请求实行日韩合并。李容九表示“李容九等上观天时,下察人事,切之于我大韩之前途,保全我社稷民人,可永远之道,唯在实行日韩合邦而已矣。”而韩国亲日派头子李完用于1909年12月22日遭李在明行刺未遂,前往京畿道温阳温泉疗养,署理总理大臣朴齐纯又软弱无能,所以“合邦请愿运动”都是由李容九为首的一进会操办的。

      就在一进会发表《合邦声明书》的第二天,“西北学会”、“大韩协会”、“汉城府民会”等韩国社会团体在汉城召开临时国民大会演说会,声讨一进会的卖国行为,坚决反对日韩合邦。《大韩每日申报》则作为与《国民新闻》对立的报刊,成为反对日韩合并的一个重要舆论阵地。12月5日,《大韩每日申报》以《奴会宣言》为题目发表社论,称一进会是“奴会”,揭穿其“合邦请愿”的阴谋;8日,又发表社论历数一进会之卖国历史。韩国政府的一些重量级大臣,如闵泳韶、李重夏等也反对合邦。反对合邦的运动迅速蔓延到韩国各地,特别是西北地区(平安道)抵制最力。人们在布告中宣称“古今中外,哪有愿意合并到别国之人?我们国民只知保卫具有四千年历史的祖国!我们生为大韩人,死为大韩鬼!”刺伤李完用的李在明就是平安南道平壤人。俄国远东、中国东北及上海、美国和日本东京等地的韩国侨民也掀起反对合邦的运动,响应国内的斗争。留日学生金益三为刺杀李容九专程归国,刚到永登浦就被日本宪兵发觉并逮捕。统监府面对声势浩大的反对运动,一面于12月9日召集大韩协会等团体的负责人,要求禁止一切集会;10日又查封了“国民大会演说委员会”,没收该会拟向韩、日皇帝提出的反对合邦的上书、宣言等文件;另一方面,统监府当局以1000元收买了在汉城的日本新闻记者,让他们组成记者团,宣布赞成合邦;又收买李容九,指使他成立一系列组织与大韩协会等团体对抗。12月10日,李容九成立了“一进会合邦声明赞成同志会”,随后又成立了“汉城普信社”、“赞成建议所”、“国民义务赞成会”、“绅士协议所”等有名无实的亲日团体,纷纷发表声明呼吁合邦。在金钱收买下,大韩协会要人如尹孝定等人也在合邦问题上改持“中立”立场,闵泳韶等人也为自身安全计而销声匿迹。到1910年春,反对合邦的论调逐渐被压下来,一进会的“合邦请愿运动”反而是如火如荼地展开,要求合邦的韩国人越来越多。

        缔约

      在日韩双方主流舆论要求合邦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开始行动,1910年5月30日,日本任命陆军大将、前陆军大臣寺内正毅出任统监。6月3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对韩国施政方针》。按照这一方针,吞并韩国后,设立总督府,“总督直接隶属于天皇”,在朝鲜半岛“有统辖一切政务之权限”,“委总督以大权,有发布有关法律事项、命令之权限”等。寺内正毅又据此拟订《合并实行方法细目》,方案包括改“韩国”国号为“朝鲜”等22项条款,并在7月8日被日本内阁通过。[5] 而驻韩日本宪兵司令兼警务总监明石元二郎则侦察韩国各方面动静,并发布了集会演说的禁止令,以尽可能控制韩国人反对合并的骚动。1910年7月23日,寺内正毅来到汉城,准备强迫韩国签订《日韩合并条约》,以完成对韩国的吞并。这时候,一进会在韩国社会动员合邦工作已经完成,退居二线已久的总理大臣李完用再次粉墨登场了。他当时伤病尚未痊愈,便于7月29日急赴汉城。李完用及农商工部大臣赵重应于1910年8月16日与寺内正毅在统监府官邸展开密谈,寺内正毅摆出了日韩合并的方案,并把关于合并的照会交给李完用。照会声明:“日韩两国国土相连,人文相似,自古以来凶吉利害相同,终于形成不可分离之关系。因此,帝国敢于担二次大战(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之风险,牺牲数万生命和数亿钱币以保护韩国。帝国政府虽不断致力于维护韩国之安全,但由于现在复杂之制度,不能永久保护韩国皇室之安全与韩国人民之全部幸福。为此,帝国认为将两国合并为一体,废除彼此差别,将韩国统治机关统一,始裨益于两国。” 这份照会其实就是日本吞并韩国的理由。李完用提出的意见只有不改变韩国国号及封韩国皇室为贵族这两项。后来日本政府否决了前者,但同意封韩国皇帝(纯宗)、太皇帝(高宗)为王。

      1910年8月17日,日本内阁正式批准了《日韩合并条约》;1910年8月18日,李完用主持韩国内阁会议,讨论日韩合并事宜,却因为学部大臣李容稙的坚决反对而未获通过。李完用又去疏通元老大臣闵丙奭、尹德荣等人,迫使他们赞成这个条约。又命李容稙为赴日慰问水灾的特使,令其即日登程,谁知被李容稙以患病为由拒绝。另外,李完用还去找到纯宗皇帝和太上皇高宗,请求他们的指示。这对皇帝父子见大势已去,被迫接受李完用的日韩合并要求,随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哭泣。

      1910年8月22日,汉城的日本军、警、宪全员出动,戒备全城,即使行人密语也要遭到审讯。大韩帝国政府在昌德宫之兴福轩举行了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李完用、赵重应、朴齐纯、高永喜等内阁大臣,还有政界元老代表金允植、宫内府大臣闵丙奭、侍从院卿尹德荣等人,以及皇族代表李载冕等,还有两名日本人——小宫宫内和国分象太郎参与监视会议。会议是在警备森严、极其秘密的情况下召开的。李完用在会议上说明日韩合邦已经不可避免,并说经过与统监府的交涉,内阁全体大臣一致赞成合邦,纯宗皇帝及皇族代表李载冕也被迫同意,其他皇族和大臣看见皇帝如此,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有金允植表示不可,他对纯宗说:“惟我韩国,非陛下一人之韩国也,不可轻易让于他人也。”但这只是消极的反对而已,无济于事,会议遂匆匆结束。而誓死反对合邦的学部大臣李容稙则被李完用有意不通知出席会议,他后来听说后,只能捶胸顿足地痛哭而已。

      当天下午4时,李完用携纯宗皇帝之委任状与赵重应前往韩国统监府,向寺内正毅汇报了御前会议的情况后,便与寺内正毅在《日韩合并条约》上分别签字。1910年8月29日,条约正式生效,大韩帝国为日本所灭,朝鲜半岛也从此沦为日本的殖民地。

    • 内参
    • 股票
    • 独家
    • 娱乐

    小米赴港上市概念股应声上涨 逾10亿元资金抢筹10只相关标的

    ■本报记者乔川川5月3日,小米集团正式向港交所提交IPO申请。业内人士称:小米集团此次IPO募资至少100亿美元,是今年以来香港募集资金金额最大的新股,同时也是自2010年...

    逾3000亿元养老金为A股增添“活水” 一季度斥资近5亿元新进增持11只个股

    ■本报记者任小雨4月27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卢爱红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稳步推进,截至3月底,北京、山西、上海等12个省(区、市)政府与社保基金...

    上海争取年内开通“沪伦通”

    上海市金融办副主任李军在3日举行的上海市政府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已会同国家在沪金融监管部门积极争取金融业开放的相关举措在上海先行先试,已有欧洲和亚洲等地的大...

    美股午盘跌幅收窄道指一度跌逾300点 特斯拉股价重挫

    互联网4日讯,美国股市午盘跌幅收窄,截至发稿,道指跌0.60%,纳指跌0.51%,标普500跌0.60%。特斯拉盘初下跌7.24%,周三美股盘后,特斯拉发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刚发...

    早知道:2018年04月4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今日大盘跳空下跌0.84%,创业板最弱。权重仅券商未跌,煤炭 、钢铁 、石油和有色等板块领跌。次新+、医药等生物科技、页岩气 和海南 本地股等领涨题材,国产软件 、...

    早知道:2018年03月14号热点概念与题材前瞻【附股】

    依据赢家江恩系统分析:大盘周二低开缩量下跌,深市几大指数呈现弱势震荡格局,创业板盘中上攻最终失败结束。板块方面,权重仅银行小涨,保险、酿酒、券商和医药领跌;题材...